冬天的白城不算太冷,整座城市覆盖着薄薄的霜雪,正逢年关,白城挂满了各种红se,红白相间很是好看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弗兰号在华瑛机场降落。刚下机,华瑛会长与夫人就带了一大帮会员前来迎接,阻拦住那些企图八卦的媒t记者。

    为了躲避机场难缠的媒t记者们,沈华没停留太久,早早带着妻子与nv儿叫人驱车前往山庄。

    许久未见,刚刚团聚的一家子一坐进车就聊开了,话题绕着沈望舒聊了一圈又一圈,七绕八绕绕到了沈望舒和苏筱身上。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她们对对方的在意。

    “咳,晚上我为你举办了一场欢迎会,苏家会来。”沈华和以前一样在沈望舒面前一样板着个脸,很有威严般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晚宴上,苏筱预料之内没有出现,来的是她的父母。沈望舒礼貌地和两人打了招呼,聊了一会,发现今晚这对平时话多的夫妇有点安静,莫不是多年未见生疏了,顾不住想这个,沈望舒直接问道:“苏伯伯,筱筱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咳..她...我偷偷告诉你,你别和她说我告诉你的。今天出门之前她就让我们少说话,丫头蛮的很。现在啊,她在ui酒吧。”苏祝看看沈望舒,低声说道,怕被旁边的妻子听见。

    可惜话刚刚说完,扭头过去,妻子已经听见了。“我淦…!你和她说g嘛啦,那个si丫头不要整si我们啊!”章玉掐着苏祝的腰忍不住爆了粗口,苏筱这si丫头,近年管帮里事儿了,两人基本甩手掌柜,要是有一点不顺她的,她就扒一堆事情给二老处理,美其名曰向老帮主学习,缠的两人出门的机会都没有。哎,希望沈望舒能快点制住这丫头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找个人救救咱们嘛!别掐我了!”不动声se拍拍章玉的手,苏祝憋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得知苏筱在哪后,沈望舒便从宴会上离开了,迫不及待地去了车库,开了一辆速度够快的超跑,急忙开往ui酒吧。

    很快沈望舒到了白城最热闹的街。她降下车速,缓缓行驶着。街上人来人往,好在沈望舒此时没有开敞篷,不然高颜值的外表配上拉风的超跑准能引起了一阵口哨声。

    正当她快到ui门口时,她瞥见了停在ui门口侧边的一辆橙红跑车,车身靠近街内的那一边的车门上。一位穿着白se毛衣气质冰冷的nv人揽着上身穿着米se绒毛外套下身穿着黑se短裙与丝袜的nv人贴在车门上。

    而那位衣着x感身材火辣的靓丽nv人正是苏筱!

    那nv人分明就是要吻苏筱!沈望舒赶忙踩下刹车,狠狠地按了好几下喇叭。

    刺耳的喇叭声响起,苏筱皱眉推开了想吻自己的nv人,不过是看见她和沈望舒有点像多聊了几句居然想吃自己豆腐。

    被推的nv人有点猝不及防,她问道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筱压根不想理这个nv人,转头看向喇叭声响起的地方,一眼就看见了那里墨蓝se的车!那个车牌谁不知道是沈家的!那是沈望舒!!!

    “滚,我会当做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。”一脸不爽地警告着眼前的nv人,苏筱上车重重关上了门,狠狠踩下油门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nv人被甩的一脸迷茫。忽然,一辆车堵在她眼前吓了她一跳。车上一位和她面容有几分相似却更胜于她的nv人冷冷地对她说:“刚才,如果你亲下去,我会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yan。懂吗?”说完,nv人便朝着着苏筱离开的方向飙车而去。留下nv人在风中凌乱…

    沈望舒捏着方向盘,心里烦躁。她简直不敢想,在她不在的五年里,苏筱身边有多少对人对她有企图。她嫉妒极了,嫉妒这五年里可以和苏筱接触的人,而她只能在梦里和苏筱接触。自作孽!

    苏筱在看见那辆车那一刻起心里就乱了,那是沈望舒!沈望舒离开后她天天都在想,为什么沈望舒那么轻易就放开了她,是不是因为自己太幼稚,太毛燥,太粘着她了?她想一定是这样的,于是她一个人去了约定的大学,一个人过了大学时光,毕业后踏入帮会从基层开始学习,她变得一天b一天成熟,懂事,也学会处理了帮会,学会了她不在的时间该怎么度过。当她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沈望舒还是没有回来,苏筱等着心都疼了,可沈望舒就只有发发讯息,连电话都没有,可是!现在!她又回来厚着脸皮追来,这算什么?

    有多在意这个沈望舒,苏筱现在就有多气。她紧紧踩着油门,只想逃离沈望舒的视线。但后视镜里墨蓝se的车子并不打算让她轻易离开。

    车子开上了前往苏家要经过的江滨大桥时,苏筱踩下了刹车,车轮摩擦地面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沈望舒没想到苏筱会停车,连忙踩下刹车,急急刹住。停在了苏筱车后。过速的狂飙让沈望舒心跳加快了不少,车一停下,一时间沈望舒不知道该做什么了,她很想下车看看苏筱,却不知道怎么办,心跳如雷。

    苏筱开了一瓶酒,是未来副帮主李欢放的,平时苏筱也不敢喝,她怕自己出意外,那样就看不见沈望舒了。可现在她觉得浑身都发热,气的呼x1都烫了,需要降降温。对着瓶嘴灌了一口酒,苏筱呼了一口气,她在等沈望舒过来,可她没过来。意料之中。苏筱冷笑一声,开了车门。踩着sao包的红se高跟下了地,走到了沈望舒车前。

    苏筱前脚一下车,沈望舒就跟着下了车。急忙忙从宴会上出来,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蕾丝礼裙外加一件披肩,站在这冬日的夜晚中单薄的让人心疼却又像冰雪nv神般动人心弦。

    “g嘛!!”沈望舒很美,不仅仅美丽,还美到了苏筱心里,一颦一笑就像专门为苏筱存在的一般,就像现在几年不见她越发出众了,就这样站在自己眼前,苏筱都快晃了神,平时满口胡言的她也骂不出口。但她做的事情不可原谅,现在这般可怜模样肯定是装出来的!她惯会这样!这么想着苏筱语气都差的不行,皱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沈望舒眨眨眼,目光粘在苏筱身上流连,筱筱还是一头卷发,金棕se的头发保养的滑顺光亮,几年不见气势见涨了不少,脸蛋还是一样jing致漂亮,身材..十分火辣,冷冷的寒风中依旧热情的像颠倒众生的妖孽。

    “筱筱…我…对不起…”心里为看见苏筱偷偷开心,面上沈望舒的眸子已经快滴出水了,望着苏筱绵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对不起?华瑛大小姐有什么好对不起我的?我怎么不知道?我现在要回去休息!华瑛大小姐也该回家了!不许跟着!敢跟着,我要你好看!”又是这个样子,去联邦的时候不还是一脸喜洋洋的吗?现在回来了,委屈给谁看,就这样吃si我?

    苏筱还是以前一样伶牙俐齿,一开口就冷讥热cha0的,一连串话堵的沈望舒无话可说,末了还恶狠狠的盯着沈望舒威胁她。说完转身就走。沈望舒看见苏筱要走,急忙抓住她的外套,一把扯过她揽在怀中轻声哄道:“我不该不和你说明原因就离开,不该让你一个人去华大,不该躲着你,不该不遵守我们的约定,是我懦弱,是我对不起你,筱筱,你别这样对我,好吗?”

    沈望舒轻声细语哄的苏筱差点忍不住双眼sh润。苏筱好委屈。越委屈越来气。她扯着身后抱着自己的沈望舒手背着她说:“放开!”

    “筱筱,我不放,再也不放开了。”沈望舒更紧地抱着苏筱,怕她像稍纵即逝的jing灵,倔强地不松手。

    坚定,执着,倔强。现在的沈望舒是这样抱着自己的,那为什么当初不?让自己难受,沈望舒为什么总让她心疼,一滴眼泪滑过脸颊,苏筱嘴角尝到了一丝苦涩,她狠下心想掰开沈望舒的手却也掰不开,两个人拉扯着,苏筱怒道:“可是你已经放过一次了,沈望舒你给我放手!”

    放弃过苏筱是沈望舒一生中难以抹面的事实。事实被苏筱ch11u0lu0讲出的时候原来心里这么扎疼。沈望舒松了手,她蠕了蠕唇,正想开口时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苏筱的巴掌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沈望舒,我丢你老母!n1tama凭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!”

    这一巴掌说轻不轻,说不重不重。刚刚好打的沈望舒脸颊发红,她被打的挽着的发丝都乱了,侧着脸可怜又狼狈。

    沈望舒愣愣转过脸看苏筱,有些呆呆的,苏筱居然打了她一耳光,如果这能让苏筱消气,沈望舒不介意再挨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这一看,沈望舒看见了什么?她看见苏筱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自己的手,显然不敢相信她打了沈望舒。

    瞬息间,苏筱忍不住了,滚烫的泪水从她动人的眼眸中滚落,眼眸红红的。冬夜中小唇也因为激动的情绪而颤抖,就像是那个花园里被自己惹哭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“别,别哭,筱筱。对不起。”再开口,沈望舒的声音也哽咽了,视线早就模糊了。

    “沈望舒!我雕你老母!我讨厌si你了!”苏筱又气又难过,边哭边骂,骂完抓下自己外套狠狠甩到沈望舒脸上跑回车上,油门一踩跑了。

    “筱筱…等等我…”忽然被小人儿惹心疼的不行,忽然又被骂,忽然又被甩了衣服。沈望舒失措般抓抓衣服,自言自语着赶紧上车启动引擎去追苏筱,她车开的那么快,她不安心。

    一道橙红se的车影与一道墨蓝se的车影又穿梭在公路上。

    “华瑛大小姐!少帮主交代了不让您进去!”沈望舒还是晚了一步,苏筱早了一步飙回了苏家,还让人把她拦在了大门外。

    算了,只要苏筱平安到家就好。

    m0m0腿上的外套,沈望舒笑了。筱筱说变也变,说没变也没变。但始终让她伤心了…

    沈望舒拿起副驾驶座上的一个盒子,递给窗外的男人说:“把这个交给你们少帮主,让她早点睡。和她说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华瑛大小姐慢走!”接过盒子男人鞠躬恭送沈望舒。

    男人正想去送盒子,手腕上的终端响了。少帮主闷闷的鼻音传出来:“把东西,现在给我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苏筱一到家就崩不住了,哭着跑回了回卧室,看见窗外沈望舒来了,边哭边开了监控,衣服都没换,外头的事情她看的一清二楚。沈望舒这王八蛋要给她什么东西?

    很快,男人把东西送来了,放在门口。苏筱拿了盒子,ch0u泣着坐在床上轻轻地打开了它,一打开就看见了一本厚厚的本子。

    翻开本子,第一页的日期是五年前沈望舒告诉自己要出国的日子。

    写了好多好多筱筱,对不起。本子上旧的泪水已经g了,苏筱却又给它打上了新的泪水,“吧嗒吧嗒”的。

    她看着沈望舒一页又一页的筱筱,一页又一页的思念,抱着日记本哭着。

    “呜…沈望舒,你、这、个傻b!”

    苏筱哭花了妆容,哭红了眼睛。就那样躺在床上抱着日记,裹着床单睡着了。

    当然明天等着她的会是一双又红又肿的眼睛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